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熱門文章

POPULAR ARTICLES
Darjeeling大吉嶺寺廟巡禮
在雲霧繚繞的山城與百年古寺相遇

Darjeeling大吉嶺寺廟巡禮

大吉嶺跟錫金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不丹跟西藏,深受藏傳佛教的影響,也有很多尼泊爾人。住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雪巴人說的雪巴語就與藏語相似,這些古老的寺廟可追溯自1700年代。錫金因為政治情況特殊,必須辦理錫金通行證才能進入,但這前提是必須擁有印度簽證,由於是趁著工作空檔旅遊,我並沒有印度簽證,也只能與錫金擦肩而過。 第一個參觀的是大吉嶺最大的喇嘛廟,要走一段坡上去,牆壁邊上有美麗的浮雕,據說台灣還有分院。這間廟裡面有六個超巨大的轉經輪,在一個暗暗的佛堂裡,經綸大概和我差不多高,一個手臂的寬,平常看到的是在戶外要用手轉的,因為這個太大了,下面裝了一條很粗的繩子,信徒或喇嘛坐在經綸的前面,拉著繩子轉動可以省力,相當壯觀。 第二間外觀看起來比較特別,門窗上有彩繪,有點童趣的感覺。印度遊客很多。此時大堂裡面坐滿了喇嘛,一半拿著特殊的法器,會發出各種嗡嗡或者叮叮噹噹的聲音,與密密麻麻的念經聲一起創造出一種奇異的磁場。特別細聽,喇嘛念經的聲音不像我們小時候在班上念課文,大家都同一個頻率,而是有高有低,有的喇嘛會特別做低頻,負責Bass的效果,搭配身體的搖晃,映照著後面的大佛,這場景竟讓我有點頭暈目眩。而大佛身上有許多白色絲卷稱作哈達,是一種禮敬法器。 除了西藏寺廟以外,大吉嶺曾經在英國統治之下也建立了教堂,當然不能少的是印度本土的印度廟,最令人意外的是這裡還有日本寺廟呢!當地人稱作“Japanese Temple”的日本山法妙寺,位在一片山林中間,當時剛好下起了一點毛毛雨,純白色的建築顯得虛無縹緲。二樓佛堂是傳統日式木造建築,東洋的氣氛有種又熟悉又衝突的感覺,搞不清楚為何會有個日本法師願意來這裡開分店。上頭有個世界和平塔,冒著越來越低的氣溫,我們在大平台上繞了一圈,心情平靜的離開,結束一個上午的寺廟巡禮。

歡迎光臨金盞花大酒店
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歡迎光臨金盞花大酒店

「七位退休老人,經由廣告吸引,來到了金盞花大酒店,開始展開他們的生活… 」 有時候,某些電影場景,是吸引我前往此地旅遊的主因,看過金盞花大酒店第一跟第二集的我,此次印度行,順道把這裡排入行程中,金盞花大酒店飯店真實名稱是Ravla Khempur (馬術酒店)原本是出產優良血統馬匹的豪宅,現在則改為飯店經營。而電影裡的酒店背景位於印度「粉紅之城」的齋浦爾,場景中飯店附近就是熱鬧喧嘩的當地市集,真實世界裡的Ravla Khempur,則會摔破你的眼鏡,因為它地處遠離烏代浦,偏避到不能再偏僻的鄉野之間。(用詞很浮誇但真心不騙)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們順道造訪了這個美麗的白色之城,也算是意外收穫。 一到烏代浦,我們便驅車前往金盞花大酒店,在路途中,開過了杳無人煙的道路,一度讓我們覺得路程偏避跟遙遠超乎我們預料時,司機便開口說,到了,而旁邊正在玩耍的印度小孩,看起來是對險少到訪這裡的外國面孔,感到新鮮,便不停地露出燦笑跟我們打著招呼。 進入飯店之後,飯店主人立刻送上涼飲,對在炎熱的氣候下狂冒汗的我們,簡直是一道曙光,我們在大廳稍作休息,飯店主人也放映著金盞花大酒店電影,讓我們能夠在金盞花大酒店裡看著「金盞花大酒店」,在真實的電影場景中再次回味。 休息之後,飯店主人便帶我們開始導覽飯店,才知道電影場景有大部分都是搭建出來的,雖然跟期待中的不一樣,但是身在不思議的印度,甚麼事都見怪不怪了,一邊隨意參觀著,一邊想著電影情節,再自己腦補一點,就可以身歷其境。 或許有天年華逝去,會突然想起在這裡的片段,到訪金盞花後,時間已經過了一年,但只要想起當初去旅行的初衷,友人陪伴的旅程,不論發生甚麼烏煙瘴氣,都能用歡樂的笑聲去面對,這種旅行的美好跟感動是甚麼都無法取代的,也不會隨時間消逝。

HAPPY VALLEY茶園
品嚐世界知名的大吉嶺紅茶

HAPPY VALLEY茶園

提到大吉嶺還是不能忽視大吉嶺紅茶在世界上的知名度,那你知道,另外一個有名的阿薩姆紅茶的「阿薩姆」也是印度某個城邦嗎?先別管這麼多,來到大吉嶺想必是要買茶、品茶跟逛茶園的吧?這次要來產地做個很不專業的品茶之旅,首先來到快樂谷(Happy Valley)茶園參觀一下。 快樂谷是大吉嶺最知名的觀光茶園,雖然茶園在大吉嶺隨處可見,低矮整齊的茶樹沿著山坡種植,對我們台灣人來說不是什麼珍奇美景,畢竟台灣梯田不少、茶葉也是世界知名,唯一不同的是周圍景觀壯麗,保留原始的美感。 司機把車子停在一個很抖的坡路上,要我們自己走下去茶園,他似乎很不想來這裡,因為通往快樂谷的路程非常顛陂。快樂谷有茶廠的導覽,解說製造茶葉的過程,不過有場次的限制,實在不想浪費時間等待我們就自己走到茶園裡面晃晃,中途有經過室內晒茶的地方,應該是讓茶葉乾燥的某個步驟吧?空氣中都充滿了茶香,而且還暖暖的,對比戶外陰雨的天氣實在很舒服。想拿起相機拍個照片卻被制止,說這是他們的生產機密,雖然我不知道機密在哪裡,因為看起來設備不算非常先進。 我們跟著採茶婦女們走下梯田,他們就像小螞蟻一般,穿著傳統服飾,用額頭頂著托帶,一簍採滿了之後爬回工廠,再背著空的竹簍回去,來來回回不停。別看他們瘦瘦小小,腳程真快,我們居然跟不上她們的速度就這樣跟丟了(哭),這個茶園這麼大,我放眼望去竟找不到她們的身影,本來還想拍拍採茶婦女的照片,看來只好自己下場演。採摘時,用手指摘取一心二葉或一心一葉,據說快樂谷出產的紅茶佔印度的15%?但我覺得這個誇張了,印度人什麼都嘛開外掛!  最後跟他們的招牌合照一張,這裡產的茶據說是有機的,有機會來的話大家可以坐下來品嚐一下。大吉嶺有名的不只紅茶, 「白茶」更是極品,我們這次遇到一個印度籍同事,她剛好就是大吉嶺人,特地推薦我們要來買白茶呢!在品嚐之前,我一直把大吉嶺紅茶想成味道濃厚的紅茶,喝了才知道,大吉嶺紅茶的氧化程度比較接近烏龍茶,味道偏淡,越貴的茶越是在喝一個虛無縹緲的香氣,非常順口散發淡淡果香,是個很高級的口感。而白茶就是大家比較常聽到的白毫或銀針,不炒也不捻,茶色很淡、數量稀少但就算是這麼高級的茶葉,我們雖然透過經銷商購買了,價錢還是不貴,這時覺得自己很幸運,避開層層剝削來到這裡。 

泰姬瑪哈陵
印度穆斯林藝術的珍寶 掛在北印臉龐永恆的淚珠

泰姬瑪哈陵

泰姬瑪哈陵,位於印度北方邦阿格拉,號稱世界上最美的陵墓,這座號稱世界遺產中被廣泛讚美的傑作,不論寒暑吸引著上萬的遊客前往參觀,一窺她的美麗。 從新德里出發,經歷了三個小時的車程,大車換成了小車,來到阿格拉。 從售票口到安檢處不得開車,所以有許多馬車與接駁車往返運載遊客。  忘了過了幾扇門,經過了嚴格的安檢,凶神惡煞的猴群,我們走的路越來越寬,也越來越大。 來到這扇紅色的大門前,導遊說這扇門是守衛,保護著泰姬瑪哈陵,過了這裡,我們將見到她。 走進這扇門,終於瞥見她的美。導遊要我試著從此處凝視著這純白的建築,慢慢的往後移動,會發現這座陵寢像是活的,當你後退一步,她也跟著向你靠近一步。 潔白莊嚴的陵寢完全展現在我們眼前,這個震撼感更大了。她的建築美學是對稱,是無限延伸,即便當天是陰天,這座陵寢仍然低調閃耀著螢光。  泰姬陵源自於一段愛情故事。蒙兀兒國王沙迦汗與皇后兩人非常恩愛,皇后臨終前要求沙迦汗王建造全世界最美麗陵墓思念她。國王完成了皇后的遺願,本想蓋一座黑色的陵寢給自己與泰姬陵相望。卻被兒子篡位,囚禁於阿格拉堡,只能透過小窗遠眺河裏浮動的泰姬瑪哈陵倒影,最後抑鬱而終,葬於愛妻身旁。 穿上了防污的鞋套,我們跟著人群依序進入了陵寢內部。 主體建築外觀以純白大理石打造,內外鑲嵌美麗的水晶、翡翠、孔雀石形成一朵朵綻放的花,拿起手電筒照射,嵌在大理石上的寶石們閃閃發光。 陵寢的中心有兩具衣冠塚。正中間是皇后,旁邊的則是沙迦汗王。我不好意思直接拍攝石棺,但這裏的氛圍讓人憂傷,即便事隔已幾個世紀,那白色的大理石依然向日月星辰、向世人訴說著這段故事。 走出泰姬陵,我很慶幸能親眼見到她攝人的美。節錄印度詩人泰戈爾的詩句:「沙·賈汗,你寧願聽任皇權消失,卻希望使一滴愛的淚珠永存。然而生命忘卻了,因生命必須奔赴永恆的徵召。她輕裝啟程,把一切記憶留在孤獨淒涼的美的形象裡。」 離開前再回首一眼泰姬陵,我的心情久久不能自己。

載入更多...

景點

ATTRACTIONS

Darjeeling大吉嶺寺廟巡禮
在雲霧繚繞的山城與百年古寺相遇

Darjeeling大吉嶺寺廟巡禮

大吉嶺跟錫金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不丹跟西藏,深受藏傳佛教的影響,也有很多尼泊爾人。住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雪巴人說的雪巴語就與藏語相似,這些古老的寺廟可追溯自1700年代。錫金因為政治情況特殊,必須辦理錫金通行證才能進入,但這前提是必須擁有印度簽證,由於是趁著工作空檔旅遊,我並沒有印度簽證,也只能與錫金擦肩而過。 第一個參觀的是大吉嶺最大的喇嘛廟,要走一段坡上去,牆壁邊上有美麗的浮雕,據說台灣還有分院。這間廟裡面有六個超巨大的轉經輪,在一個暗暗的佛堂裡,經綸大概和我差不多高,一個手臂的寬,平常看到的是在戶外要用手轉的,因為這個太大了,下面裝了一條很粗的繩子,信徒或喇嘛坐在經綸的前面,拉著繩子轉動可以省力,相當壯觀。 第二間外觀看起來比較特別,門窗上有彩繪,有點童趣的感覺。印度遊客很多。此時大堂裡面坐滿了喇嘛,一半拿著特殊的法器,會發出各種嗡嗡或者叮叮噹噹的聲音,與密密麻麻的念經聲一起創造出一種奇異的磁場。特別細聽,喇嘛念經的聲音不像我們小時候在班上念課文,大家都同一個頻率,而是有高有低,有的喇嘛會特別做低頻,負責Bass的效果,搭配身體的搖晃,映照著後面的大佛,這場景竟讓我有點頭暈目眩。而大佛身上有許多白色絲卷稱作哈達,是一種禮敬法器。 除了西藏寺廟以外,大吉嶺曾經在英國統治之下也建立了教堂,當然不能少的是印度本土的印度廟,最令人意外的是這裡還有日本寺廟呢!當地人稱作“Japanese Temple”的日本山法妙寺,位在一片山林中間,當時剛好下起了一點毛毛雨,純白色的建築顯得虛無縹緲。二樓佛堂是傳統日式木造建築,東洋的氣氛有種又熟悉又衝突的感覺,搞不清楚為何會有個日本法師願意來這裡開分店。上頭有個世界和平塔,冒著越來越低的氣溫,我們在大平台上繞了一圈,心情平靜的離開,結束一個上午的寺廟巡禮。

歡迎光臨金盞花大酒店
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歡迎光臨金盞花大酒店

「七位退休老人,經由廣告吸引,來到了金盞花大酒店,開始展開他們的生活… 」 有時候,某些電影場景,是吸引我前往此地旅遊的主因,看過金盞花大酒店第一跟第二集的我,此次印度行,順道把這裡排入行程中,金盞花大酒店飯店真實名稱是Ravla Khempur (馬術酒店)原本是出產優良血統馬匹的豪宅,現在則改為飯店經營。而電影裡的酒店背景位於印度「粉紅之城」的齋浦爾,場景中飯店附近就是熱鬧喧嘩的當地市集,真實世界裡的Ravla Khempur,則會摔破你的眼鏡,因為它地處遠離烏代浦,偏避到不能再偏僻的鄉野之間。(用詞很浮誇但真心不騙)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們順道造訪了這個美麗的白色之城,也算是意外收穫。 一到烏代浦,我們便驅車前往金盞花大酒店,在路途中,開過了杳無人煙的道路,一度讓我們覺得路程偏避跟遙遠超乎我們預料時,司機便開口說,到了,而旁邊正在玩耍的印度小孩,看起來是對險少到訪這裡的外國面孔,感到新鮮,便不停地露出燦笑跟我們打著招呼。 進入飯店之後,飯店主人立刻送上涼飲,對在炎熱的氣候下狂冒汗的我們,簡直是一道曙光,我們在大廳稍作休息,飯店主人也放映著金盞花大酒店電影,讓我們能夠在金盞花大酒店裡看著「金盞花大酒店」,在真實的電影場景中再次回味。 休息之後,飯店主人便帶我們開始導覽飯店,才知道電影場景有大部分都是搭建出來的,雖然跟期待中的不一樣,但是身在不思議的印度,甚麼事都見怪不怪了,一邊隨意參觀著,一邊想著電影情節,再自己腦補一點,就可以身歷其境。 或許有天年華逝去,會突然想起在這裡的片段,到訪金盞花後,時間已經過了一年,但只要想起當初去旅行的初衷,友人陪伴的旅程,不論發生甚麼烏煙瘴氣,都能用歡樂的笑聲去面對,這種旅行的美好跟感動是甚麼都無法取代的,也不會隨時間消逝。

HAPPY VALLEY茶園
品嚐世界知名的大吉嶺紅茶

HAPPY VALLEY茶園

提到大吉嶺還是不能忽視大吉嶺紅茶在世界上的知名度,那你知道,另外一個有名的阿薩姆紅茶的「阿薩姆」也是印度某個城邦嗎?先別管這麼多,來到大吉嶺想必是要買茶、品茶跟逛茶園的吧?這次要來產地做個很不專業的品茶之旅,首先來到快樂谷(Happy Valley)茶園參觀一下。 快樂谷是大吉嶺最知名的觀光茶園,雖然茶園在大吉嶺隨處可見,低矮整齊的茶樹沿著山坡種植,對我們台灣人來說不是什麼珍奇美景,畢竟台灣梯田不少、茶葉也是世界知名,唯一不同的是周圍景觀壯麗,保留原始的美感。 司機把車子停在一個很抖的坡路上,要我們自己走下去茶園,他似乎很不想來這裡,因為通往快樂谷的路程非常顛陂。快樂谷有茶廠的導覽,解說製造茶葉的過程,不過有場次的限制,實在不想浪費時間等待我們就自己走到茶園裡面晃晃,中途有經過室內晒茶的地方,應該是讓茶葉乾燥的某個步驟吧?空氣中都充滿了茶香,而且還暖暖的,對比戶外陰雨的天氣實在很舒服。想拿起相機拍個照片卻被制止,說這是他們的生產機密,雖然我不知道機密在哪裡,因為看起來設備不算非常先進。 我們跟著採茶婦女們走下梯田,他們就像小螞蟻一般,穿著傳統服飾,用額頭頂著托帶,一簍採滿了之後爬回工廠,再背著空的竹簍回去,來來回回不停。別看他們瘦瘦小小,腳程真快,我們居然跟不上她們的速度就這樣跟丟了(哭),這個茶園這麼大,我放眼望去竟找不到她們的身影,本來還想拍拍採茶婦女的照片,看來只好自己下場演。採摘時,用手指摘取一心二葉或一心一葉,據說快樂谷出產的紅茶佔印度的15%?但我覺得這個誇張了,印度人什麼都嘛開外掛!  最後跟他們的招牌合照一張,這裡產的茶據說是有機的,有機會來的話大家可以坐下來品嚐一下。大吉嶺有名的不只紅茶, 「白茶」更是極品,我們這次遇到一個印度籍同事,她剛好就是大吉嶺人,特地推薦我們要來買白茶呢!在品嚐之前,我一直把大吉嶺紅茶想成味道濃厚的紅茶,喝了才知道,大吉嶺紅茶的氧化程度比較接近烏龍茶,味道偏淡,越貴的茶越是在喝一個虛無縹緲的香氣,非常順口散發淡淡果香,是個很高級的口感。而白茶就是大家比較常聽到的白毫或銀針,不炒也不捻,茶色很淡、數量稀少但就算是這麼高級的茶葉,我們雖然透過經銷商購買了,價錢還是不貴,這時覺得自己很幸運,避開層層剝削來到這裡。 

泰姬瑪哈陵
印度穆斯林藝術的珍寶 掛在北印臉龐永恆的淚珠

泰姬瑪哈陵

泰姬瑪哈陵,位於印度北方邦阿格拉,號稱世界上最美的陵墓,這座號稱世界遺產中被廣泛讚美的傑作,不論寒暑吸引著上萬的遊客前往參觀,一窺她的美麗。 從新德里出發,經歷了三個小時的車程,大車換成了小車,來到阿格拉。 從售票口到安檢處不得開車,所以有許多馬車與接駁車往返運載遊客。  忘了過了幾扇門,經過了嚴格的安檢,凶神惡煞的猴群,我們走的路越來越寬,也越來越大。 來到這扇紅色的大門前,導遊說這扇門是守衛,保護著泰姬瑪哈陵,過了這裡,我們將見到她。 走進這扇門,終於瞥見她的美。導遊要我試著從此處凝視著這純白的建築,慢慢的往後移動,會發現這座陵寢像是活的,當你後退一步,她也跟著向你靠近一步。 潔白莊嚴的陵寢完全展現在我們眼前,這個震撼感更大了。她的建築美學是對稱,是無限延伸,即便當天是陰天,這座陵寢仍然低調閃耀著螢光。  泰姬陵源自於一段愛情故事。蒙兀兒國王沙迦汗與皇后兩人非常恩愛,皇后臨終前要求沙迦汗王建造全世界最美麗陵墓思念她。國王完成了皇后的遺願,本想蓋一座黑色的陵寢給自己與泰姬陵相望。卻被兒子篡位,囚禁於阿格拉堡,只能透過小窗遠眺河裏浮動的泰姬瑪哈陵倒影,最後抑鬱而終,葬於愛妻身旁。 穿上了防污的鞋套,我們跟著人群依序進入了陵寢內部。 主體建築外觀以純白大理石打造,內外鑲嵌美麗的水晶、翡翠、孔雀石形成一朵朵綻放的花,拿起手電筒照射,嵌在大理石上的寶石們閃閃發光。 陵寢的中心有兩具衣冠塚。正中間是皇后,旁邊的則是沙迦汗王。我不好意思直接拍攝石棺,但這裏的氛圍讓人憂傷,即便事隔已幾個世紀,那白色的大理石依然向日月星辰、向世人訴說著這段故事。 走出泰姬陵,我很慶幸能親眼見到她攝人的美。節錄印度詩人泰戈爾的詩句:「沙·賈汗,你寧願聽任皇權消失,卻希望使一滴愛的淚珠永存。然而生命忘卻了,因生命必須奔赴永恆的徵召。她輕裝啟程,把一切記憶留在孤獨淒涼的美的形象裡。」 離開前再回首一眼泰姬陵,我的心情久久不能自己。

羅布林卡宮
達賴喇嘛居住的美麗山城

羅布林卡宮

達蘭薩拉是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以「小拉薩」聞名。「羅布林卡宮」就像大昭寺一樣,是拉薩的copy版本,意思是「珍貴的花園」,在傳統意義上是達賴喇嘛的夏宮,不過我想尊者他也不是為了來到達蘭薩拉還可以在夏宮享受而建造,是為了保留西藏的傳統文化。 進入羅布林卡宮的門票15盧比,還有免費的導遊。導遊也是西藏人,英文非常的好、講解很仔細。庭園內部是中式庭園建築,搭配小橋流水,樹枝上掛滿了風馬旗,相當的西藏風。導遊先帶我們到庭園中間去看藏傳佛教的幾個神像,我們比較有見過的只有釋迦牟尼而已,導遊還以為我們也都是佛教徒。比起台灣的神像,藏傳佛教的神明長得就相當的吐魯番,畫風完全不同。 接著導遊講解這個夏宮建造的由來,為了保存西藏傳統文化。他說在中共的打壓之下很多珍貴的技藝已經漸漸失傳,在這裡是藏人文化、語言、藝術的學習中心,羅布林卡提供了唐卡繪畫、刺繡、打造佛像等課程,還有很多工作坊,學生必須學習6-12年才能畢業,他帶著我們一一去參觀。 「唐卡」是西藏地區著名的藝術品,在大小不一的絲綢或布料上面手工縫製畫作,大多都是佛像或者一些宗教故事,做工很細緻,價格也很高昂。走上木造房子的二樓,會看到許多年輕藏族男女在刺繡,才知道原來唐卡製作是這麼的繁複,每個圖案跟顏色都是一針一線的慢慢刺上去,細節多到眼睛都花了,最吸引我們目光的是有副唐卡大到像是屏風一般,有個看起來特別厲害的大師正在製作,上面的細節就像清明上河圖那般熱鬧,但內容還是宗教故事。我們詢問導遊像這樣大小的唐卡要製作多久?他說起碼一年以上,而且是來自台灣的信徒特別訂製的,價格當然也是天價。 不免俗的還是來參觀一下佛寺,這間的壁畫真是我目前為止看到最美麗的,雖然羅布林卡宮是1988才建造,稱不上古蹟,但在保存西藏傳統的意義上是無可取代的。

猴廟
印度花果山

猴廟

到印度旅遊,粉紅城Jaipur絕對是個不可錯過的城市,而這裡的套裝行程不外乎是琥珀堡、風之宮、天文台等景點,但其實在Jaipur近郊還有座值得一去的寺廟。這座寺廟隱身在不起眼的山林裡,裡頭宮奉著什麼神祉似乎已經不太重要,因為早已被大批猴子鳩佔鵲巢,猴子比信徒還要多的奇特景象,讓這裡又有猴廟之稱。 走進了猴廟,除了幾位在裡頭閒晃的當地人,幾乎找不到任何觀光客,彷彿來到了世外桃源,只有幾隻零星的猴子好奇地望著我們。 繼續往裡面走,是一潭看似神聖的水池,但好像神明不在家似的,女人在池邊洗著衣服、孩子戲著水,男人們甚至把它當成了公共澡堂。 正當我拿起手機,想偷拍一群男人洗澡的猥褻模樣時,兩三位印度人朝我們走了過來,打量著我同事的單眼相機,似乎覺得很厲害,於是請我們幫忙拍幾張照。 拍完後這幾位印度仔湊過來相機看了看,滿意地點了點頭,並且稱讚我們拍得非常好,於是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完全沒有要跟我們要照片的意思。少張帥照放臉書沒有關係,哥只要自己帥氣的身影留在你的記憶裡,這就是印度式的瀟灑。 突然間整座山頭開始暴動,猴子大量湧出,吱吱聲此起彼落,原來是來了一位自稱 Monkey Master的男子,帶著大量的食物出現,原本空蕩蕩的廣場頓時被猴子大軍給攻陷。 就這樣,眼前上演了一場猴子餵食秀,有猴子媽媽帶孩子出來覓食,也有猴子大打出手,一抓到食物就急忙往嘴裡塞,深怕下一秒就會被搶走。 看著滿坑滿谷的猴子,讓我想起了電影猩球崛起,人類在山上蓋了一間廟,趕走了原本住在這裡的動物,多年後逐漸荒廢,猴子們又慢慢搶回了自己的地盤。 在這裡,人類和猴子不僅能夠和平共處,Monkey Master先生甚至還會特地為猴子準備晚餐,簡直像一家人一樣親蜜。猴廟也許早已找不到神明,但卻能看見人類與大自然共存共榮的和諧景象。

齋沙默爾
前進黃金城市 沙漠中住一晚

齋沙默爾

一座居高臨下的城堡矗立於城鎮的市中心,相較於印度多數已改建為博物館的城堡,齋沙默爾城堡目前仍居住著許多百姓,身穿七彩的莎麗遊走於城堡間的巷弄;從高處望下,一片砂岩打造的古鎮與黃澄澄浩乎無盡的沙漠因而得其名。經過城門邊,身穿傳統莎麗的女子邊推銷著她的手工藝品,邊告訴我這城鎮的歷史。在印度,彷彿每個人都有他們對歷史不同的見解與版本。 每個前往這城鎮的人,不外乎嚮往那與巴基斯坦緊臨無邊無際的沙漠,就這樣,我踏上兩天一夜的沙漠之旅,很幸運的,我是唯一的旅客。幸好,旅行的當時是四月底,夏天還沒有正式到來,在黃澄澄一片毫無遮蔽物的沙漠中,頂著38度的灼熱的太陽,我們就這樣往巴基斯坦的邊境漫步了五個小時。Rahul,我的嚮導、廚師、保鑣、解說員和駱駝的主人。也是我這兩天唯一的旅伴。中午,他用撿來的樹枝,替我倆烙了一張Chapati,簡單卻不簡單。一路上我們聊著他的生活和他的駱駝們,用著不流利的英文向我解說著種姓制度下的悲歌,也包括他那早已安排好的婚姻,那年他才19歲。     在接近日落的同時,我們選定了當晚的紮營點升起了火堆,開始準備起晚餐,中午用過的鍋碗瓢盆,就地以沙代替水擦拭油膩,於是我們又有乾淨的碗盤了。在營火邊就地吃著晚餐,城市來的孩子,第一次看到銀河,可惜只能用記憶取代底片在腦海中留影。夜晚,一張踏墊,一個蓋毯,我選定了自己棲息的沙丘,沒有帳篷沒有任何的遮蔽物,浩瀚星斗盡掃眼底,白天為了抵抗從地面輻射出的大量熱能而耗盡的體力此刻也透支了,半夜卻被亮光喚醒,偌大的月亮不知不覺中轉到眼前,皎潔的月光,讓我久久無法移開視線。至今仍舊無法忘記沙漠的這一晚,如果有機會來到印度旅行,不要錯過這個特別的體驗。  


活動

ACTIVITIES

Holi Festival
印度三大節慶

Holi Festival

每年三月左右後的月圓為印度的新年,印度人用七彩的玉米粉和水大肆地慶祝新年的到來,在過去,也只有這一天,可以讓人忘記種姓與階級的不同。 Holi的前一天,我在焦特布爾(Jodhpur),一個被藍色籠罩的小城市,中午在市集漫步著,已經可以感覺周遭的氛圍不同了,滿街的攤販上擺著著七彩的粉末,小販吆喝著各種造型的水槍,男孩們成群結隊的在街上敲著大鼓嘻鬧著,人們彷彿忙著準備些什麼。 早晨,我被一陣嬉鬧的音樂聲吵醒,我走下樓已經有幾個興奮的旅客等待著,民宿老闆看到我就說「快快快,換上你最簡單的T-shirt 準備過年了!」 被告知所有未防水的電子用品都不要攜帶,並且有衣服全毀的心裡準備,我與遇到的遊客懷著忐忑的心出門了,或許還太早,大街上人並不多,我們在小城鎮遊走著,老闆的兒子Amar帶著我們挨家挨戶拜訪,我遇到的第一戶人家,孩子們早已站在門口等候,男孩用手掌沾滿了粉末往我乾淨的兩頰直接抹去,我一臉錯愕的迎上了他的咧嘴一笑說"Happy Holi!", 女孩們相對客氣地用手指略沾粉末在我額頭上輕點了一下並靦腆的和我說聲”Happy Holi!”, 我轉身問Amar我們也可以這麼做嗎?在接收到他微笑點頭後,開啟了holi瘋狂的一天。   越到下午大街上人潮越多,從客氣的手掌輕抹逐漸演變成瘋狂的粉末噴灑,我發現,紫色是個熱門顏色!大街小巷中充滿了尖叫嬉鬧與透過廣播器傳出的輕快音樂,下午一點時,從鏡中我已經認不出自己了,接著是帶著槍枝出發的孩童,粉末遇上水柱,更是慘不忍睹,不甘示弱的我,也隨街買了支水槍加入廝殺,為期一週左右的Holi festival, 宣告溫暖活潑的春天已經取代了無生機的冬天的到來,也是盡情玩鬧、學習原諒並緬懷傳統的一天,只有這一天,沒有遊客與當地人的分別,有的只是遍地的繽紛色彩,我也著實頂著有顏色的頭皮和藍色的耳朵過完了印度的Holi節!

大吉嶺蒸氣火車
翻山越嶺哺哺恰恰

大吉嶺蒸氣火車

說到八月去印度旅遊, 腦海中浮現的有:搖搖頭的印度人、咖哩、塵土飛揚、還有熱熱熱! 為了避暑,大夥們翻山越嶺來到了傳說中的大吉嶺 大吉嶺位於印度的東北方,與尼泊爾、西藏、不丹、孟加拉非常相近,也因為如此這裡印度人的樣貌和新德里區的看上去很不一樣,有的你甚至會以為他是華人 (在當地常有機會看到許多打扮整齊的學生徒步山城上下學,訪問了其中幾位才知道整個山城有多達二十幾所學校呢!) 在這座山城裡你絕對不能錯過的就屬在1999年被納入世界遺產清單中的Darjeeling Himalayan Railway(以下簡稱DHR)。總長88公里,行駛於大吉嶺(海拔2200公尺)至山下的西里古里(海拔100公尺),但若是搭火車從山上至山下需要花上八個小時之久而搭汽車只需要兩個小時,所以大部分的觀光客都是像我們一樣只體驗了Darjeeling-Ghum這一段來回約莫兩小時的火車程。 DHR之所以會有名氣除了是高山鐵路外他們還保留了幾輛當年由英國製造以蒸汽為推進力的火車,因為其外表顏色鮮艷所以大家又稱呼其為玩具火車(joy ride) 但就如你所想的,任何東西只要和觀光掛勾那麼沒被砍幾刀好像說不過去?!這趟來回要價1310INR可是比一般火車( 30INR)貴上了四十幾倍啊,但就當作是促進觀光吧!畢竟說不定再過幾年這獨具特色的蒸氣小火車真的會走入歷史。 網路資料說到,新德里的政府鐵路委員會不願為國有鐵路開啟私有化先例而承擔任何政治風險,所以即使有許多私人企業願意投入資金保留這稀有的文化遺產還是慘遭印度政府拒絕。隨著原本就為數不多的技師漸漸退休或辭世,火車內部很多老式機器和工具沒人知道如何使用和維修,致使老火車每次鳴笛都像是一次費力的殘喘。 這個二小時的火車之旅,從大吉嶺火車總站出發,在著名的馬蹄型鐵軌Batastia Loop停十分鐘,接著在最高海拔的Ghum停二十分鐘讓大家下去參觀鐵路博物館,最後再一路折返回到大吉嶺總站 由於當天陰雨綿綿,所以也只能hop on hop off的穿梭其間 在DHR有些歷史文物可以參觀,像是滅火筒、手電筒、打壓戳章,還有當地人”借用”軌道來快速下山的“座椅”,很推薦大家花點時間進來走走可以了解更多當年的情景喔! 搭蒸汽火車時在路上看到許多W/L的牌子,問了站務員才知道是whistle long鳴長笛的縮寫,由於大吉嶺鐵路就位於一般道路的旁邊和行車同道,所以適度的警示行人及車輛絕對是必要的。如果你不經意地觀察窗框也會發現許多焦油與煤炭結合的灰渣,當然,你的鼻腔裡可能也是充滿的。 很有趣的一次體驗,推薦給大家。

Puja儀式
夜晚的恆河 與神的對話

Puja儀式

接近黃昏的恆河,在旺季時,有著上百艘的小船,充斥著旅人和信徒,享受恆河上的日落和平靜。但在太陽幾乎下山時,滿滿的船隻會逐漸靠岸或停靠在Dashashwamedh Ghat 邊上,等待著近乎每日都會舉行的Puja儀式。 有人說人一輩子一定要來一次恆河,我說,這輩子一定要去的地方太多了,但是坐在恆河的邊上,靜靜的看著信徒在聖河中大力搓著身體,孩子們在酷熱的天氣中找到免費的泳池嬉鬧著,然後閉上眼你回想到早上看到在河流中飄浮著的大體與今日聽到關於聖河的故事,所有矛盾感受在腦海中盤旋,讓人忍不住掉入思考的旋渦。 入夜後,漸漸人潮坐滿了附近所有的階梯,雖然因為這些年的網路分享和書章雜誌報導,Puja彷彿變成知名觀光活動,但在人群中,虔誠的教徒還是佔了大多數,有小販開始兜售著水燈、花朵,人聲喧鬧環繞著不大的廣場,晚上八點(依季節不同)祭祀活動正式開始,音樂聲響起,祭司搖著手中器皿,器皿中飄出白煙,隨著音樂搖晃著,整齊劃一的動作,隨著號角和鼓聲繚繞,即使不懂信仰的外地人,在那一刻,我們都是虔誠的。 看著四周低頭沉浸於氛圍的信徒嘴中默念著,或許跟著朗誦經文,或許訴說著自己的願望。聽說,Puja是一個離神最近的時空,藉由儀式,祂會直接聽見信徒的聲音。 在人群散去以前,我默默的把我的水燈點起,看著它和願望隨著恆河的水流漂向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