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ing Field - 金邊: 遺忘的歷史 -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Killing Field - 金邊: 遺忘的歷史 -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Killing Field - 金邊: 遺忘的歷史 -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Killing Field - 金邊: 遺忘的歷史 - 中華航空 - 跟著小花趣旅行

Killing Field

金邊: 遺忘的歷史
瀏覽人次806
收藏人次7

在金邊的最後一天,留了整個上午給這個地方,整理好心情,來到離市區約40分鐘車程的鐘屋殺人場。出發前朋友推薦了一本書, First they killer my father.,在這趟旅行中看完了它¬,故事是描述一位五歲的小女孩自訴著她如何在近200萬人被屠殺的時空下生還的童年故事,她以孩子的口吻記錄著,但每一個文字都讓我深刻的感受到當時她的絕望與想活下來的生存本能。有著這樣的故事背景,我抱著沉重的心情踏入了這個佔地不大的歷史場景。雖然是上個世紀的”歷史”但也不過發生在40年前,當人們早已遺忘二戰、世界各國正享受經濟起飛的同時,亞洲的這個角落正閉門重演著相同的悲歌。




一個看似再普通不過的公園,買了門票後拿到了配發的導覽器,有著我最熟悉的中文從耳機中悠悠傳出,我隨著它的聲音踏上了這趟旅程。每到一個規劃的點,隨處可見遊客們倚著涼亭的柱子或坐或站在石椅上靜靜的聆聽著,偌大的園區,聽不到譁然的吵雜聲,也鮮少看到拍照的遊客,有的只是沉浸在這歷史旋渦的我們。導覽器中偶爾會有倖存者,用著我聽不懂的高棉文,和著悲悽的語調講述著他們的故事。

這甚至不是一個集中營,只是一個殺戮之地,當時被帶進來的人們很多人都不知道再也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公園的中央,有著一座高塔,展示了當年的殺戮工具,有些甚至因為過度使用而鈍了、破損了。緊鄰著是罹難者的頭顱,一層層整齊地擺放著,仰頭甚至難以看到頂端,這還只是找到的罹難者。至今每逢下雨天,總有些衣物骨骸會被沖刷出,彷彿不甘心就此被埋葬著。






一位德國大屠殺的生還者曾說過”如果未來唯一能夠確定的事,絕對是這樣的大屠殺不會再次發生了”, 但他不知道得是,不久的未來就再度重演,而距今跨了一個世紀,仍持續重蹈覆轍中。




昆妮

我喜歡一個人不設限的旅行,我是王昆妮。